• 会员入口
  • 登录名
  • 密 码
  •   
窥一斑而知全豹 钟表螺丝的驯化和改良

  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无关紧要,但如果真的全然忽略却殊为不智。螺丝(Screw),发明者姓甚名谁已不可考,现今多用于复杂机芯元件的机械连接。在制表行业,螺丝的作用不可或缺,这种评价扼要而中肯。G. A. Berner编撰的制表词典这样定义螺丝:“用于固定或组装的机件。螺丝通常由以下部分组成:螺丝柄(Shank),完全或部分螺纹;以及带有槽口配合螺丝刀的螺丝头(Head)。”

  

  宇舶表经典融合Berluti腕表

  老实说,复述定义对我们没有多大的帮助。值得注意的是,螺丝 - 这种利用螺旋表面连接两个元件的机件 - 文艺复兴早期就出现在机械表和军械库中,它的问世年代约与游丝相当。直到十九世纪工业化时期,螺丝螺纹仍然没有统一标准。每个钟表匠都会自制螺丝,因此今天的修复者必须准备各种丝锥、板牙和扳手,用来制作替换螺丝和其他缺少元件。

  

  宇舶表大爆炸Meca-10腕表“H”型螺丝

  稍不留神,螺丝便从手中滑落,并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,想要重新找出却难上加难,甚至利用磁铁也几乎几不可能,这往往是学徒入门制表时学到的第一课。螺丝尖角多边,弯弯扭扭,不规则的形状使用镊子尖端难以夹牢,一旦飞失在空中,便只能四脚着地,趴在工作台下辛苦找寻。似乎这还不够,制表师们热衷使用不同长度和尺寸的螺丝,这是他们令修复者抓狂的特别方式。因此,识别并记住每一枚螺丝在基板或桥板上的位置尤为关键。

  

  里查德米尔RM 033腕表

  有条才能不紊

  一些螺丝具有独特形状,对应特定用途,分辨识别相对简单。但要注意,经验丰富的工匠通常会将螺丝系统地分门别类,然而对于他们来说,想要确保所有螺丝井然有序也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,因为没有什么能比一枚螺丝更像另一枚螺丝。为了预防灾难,昔时制表大师发明了一种通过左旋螺纹识别螺丝的方法:这类螺丝通常用于装配发条盒棘轮,螺丝头上的槽口两侧各有一条线。至于其他螺丝......看起来一模一样,只能祝你好运!

  

  里查德米尔

  绝大多数螺丝采用精钢制成,钢材经过淬火和回火,确保延展性和硬度的平衡,使得螺丝在紧固时不会扭曲形状,同时就算应力过大,螺丝也不会像玻璃那样直接碎裂。陈旧的螺丝头有时会突然折断,热处理不充分就是可能的原因之一。这可能产生严重后果:毕竟想要从黄铜或金质元件中取出断裂的螺纹杆绝非易事。

  

  古董腕表中应用的大多是烧蓝螺丝

  此外,古董表大多应用烧蓝螺丝。对于修复者来说,这是一个再明确不过的信号,即螺丝由回火钢制成。烧蓝着色效果持久,具体色调从蓝、到紫、再到黑不等,一定程度上还能防止因湿度过大而导致金属腐蚀。和过去一样,一些领先制表商仍然使用烧蓝螺丝。烧制的蓝钢螺丝,头部槽口也是着色的,采用化学电解上色的螺丝就不尽然,后一种工艺更加节省时间和金钱。

  

  路易威登

  螺丝的世界虽然无限微小,但也必须遵守严格的规则。一枚螺丝想要在高级优质腕表中占有一席之地,就必须符合严苛的美学标准。恰如制表大师George Daniels在《制表》(Watchmaking)一书中指出的那样,“昔时制表师总会对螺丝槽口边缘进行倒角处理,防止刮擦;但是今日,可能是为了经济利益,这种做法几乎消失了。其实制作新螺丝时,制表师只需摆动锉刀即可补全这项润饰,并且无论扭转多少次,螺丝都将保持全新外观。”

  

  里查德米尔RM 50-02陀飞轮双追针计时码表

  承旧方能创新

  近年来,一些品牌开发了自主使用的螺丝,以及用于拧紧和松释的特殊螺丝刀。有些是简单的空心六角螺丝,常用于汽车气缸盖和运动自行车曲柄;还有些螺丝头部钻有两个或三个小孔,取代常规槽口。这些结构的优点是有效防止了螺丝刀刮擦周围的金属,但它们也确实要求修复者准备合适工具,以便打开表壳、替换元件。现在我们知道了机械师不得不将轮辋从跑车上取下,但苦于没有合适工具打开“防盗”装置的窘迫心情。

  

  F.P Journe万年历腕表

  François-Paul Journe是首批采用特殊螺丝装配腕表表壳的现代制表师之一,从F1领域获取灵感的里查德米尔亦是

其中一员。从那时起,众多品牌纷纷推出专属独特设计,包括宇舶表的“H”型螺丝和豪利时的“Y”型螺丝。相比之

下,不少采用原始机芯和现代设计的品牌,更加青睐以传统风格为外观(而不是我们期望的原始润饰)灵感的螺丝。其

他品牌则选用标准螺丝连接表壳底部和中部,自主螺丝用作收尾润饰,这样唯有授权修复者方能一探腕表心脏的奥秘。

文章由国信典当摘自(图/文 腕表之家 许朝阳编译)